今年金马奖红毯我最期待的就是白灵,因为白灵就是一个没有框框的女子,在礼拜六她出现在红毯上之前,我们可以先复习一下白灵从前穿过什么,对她来说裸露没有尺度、场合不是问题、夸张没有极限。

这应该是她参加某个活动的照片,但是以她的程度,豹纹紧身裤搭桃红丝绒上衣这种根本是极简基本款、无印风(之类),我觉得她搭飞机大概就是穿这样。那是她的招牌发型,我们接下来还会看到很多次。

这是她参加《1917》的首映,大家想到第一次世界大战,马上就会想到我的打扮主题要以蛇类为灵感(才不会!),这是一个搭配上有内在逻辑的造型,蛇纹的上衣搭配蛇鳞压纹的裙子,整体而言仍然算是简单(!)。

当你身穿简单的平口长礼服要怎么展现个人风格?靠摆姿势啊。大弯腰然后把裙子往上撩,轻松地达成了这个任务。

这套比较盛大,上半部是亮丽的闪亮刺绣,裙摆拖著海带,用理性的角度来看这件衣服我会希望腰部左右的刺绣提高一点,整体比例会显得好很多,但以白灵的角度来说,这衣服包太紧,她无法呼吸。

说到呼吸。这件衣服的呼吸就非常充分。我看到这套衣服时真的有倒抽一口气,从来没想到有人可以把红黑搭配演绎成这样,更不要说那大红花放置的巧思(赞叹)。

白灵的保守晚装风格,其实这件礼服的设计相当不错,我喜欢上半身光用人造花,就试图当成一边的上衣这个想法,但裙摆的白边是不必要的(有谁在看她的裙摆)。

当其他女星的造型师在说明哪件高级的晚礼服,花了几百个小时手工制作的时候,白灵亲身告诉大家只要六只布偶猴子,手牵手团结,就可以做出一套衣服来。

拼贴集锦长裤、皮草脖围,容我向白灵介绍一样东西,那就是这世上有种东西叫做上衣,有空不妨可以尝试看看。

最白灵的衣服除了露以外就是彻底不合理,比如这套上面有立体的龙,跟细看根本是碎布的裙子,显然坐下或上车都不在她个人选择服装的考虑范围,我十分期待她把金马穿在身上。

最后,白灵是哪里来的女星呢?她是好莱坞女星喔(以及她上衣是用一只长袜做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