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ia

“21世纪最伟大发明之一。”“老板开门啊,修勾我没了你怎么活啊。”

每晚9-10点,进入霓虹闪耀、烟花绽放的直播间,只见两边有海鲜烧烤,中间有大屏,发送弹幕即可生成一只顶着自己ID的小狗,发送指令操纵其移动:游戏指令包括骰子、大屏幕播放夜店MV等;装扮指令包括小狗、可乐、墨镜、奶茶、玩手机等;表情指令包括大哭、喜欢、生气、礼貌、疑惑。礼物榜前三名可以轮流当DJ,礼物大于40个的狗狗可获得镜头特写,看似简陋,最嗨虚拟夜店“修勾夜店”却拥有“进去再也出不来”的魔力

该直播间在B站上线半年,坐拥74万粉丝,日常占据排名榜榜首。在某场60万人参加的“云蹦迪”晚会中,直播间一晚上的礼物收入为2.23万元,近30天礼物收入13.68万元;飞瓜数据显示,当前该直播间植入视频报价19000元,定制视频24000元,直发动态7200元,转发动态5300元。

作为年轻群体所热衷、近期最出圈的新生文化,“修勾夜店”成功地引起了平台官方和国民游戏IP的注意,除了参与B站首个虚拟电音节——HYPERLINKS超链电音节之外,“修勾夜店”近日还与王者荣耀合作推出“峡谷蹦迪专场”,每只到店“小狗”都可以换上游戏皮肤。不难猜测,其未来将拥有更大的商业想象空间

网络迷因、亚文化出圈,互动式直播将成“直播下一站”

相关采访显示,创造“修勾夜店”的修勾夜店老板,原本在深圳的一家游戏公司做策划,初衷是想做一个可以互动的直播间,在去年9月通过Unity设计出了最早版本,“底层逻辑也比较简单,成本可能也就千把块钱”

他最初尝试在抖音“开店”,其机制被抖音判定为恶意诱导刷屏、违反社区规则而被封禁,于是他在11月转而迁移到了B站,强互动性的直播模式使得开播以来一直疯狂涨粉,粉丝转化率高达35.95%。

在淘宝上进行相关搜索,会发现运营一家类似的虚拟夜店,无需挂服务器,仅需64位操作系统的电脑,支持抖音、快手、B站、视频号等平台直播,不同虚拟角色可以定制,几百元一个,软件月付700-800元左右。

虽然技术门槛不高,创意、氛围、好玩程度或许才是此类虚拟夜店的核心竞争力。“修勾夜店”从最初的几百人容量不断扩容,将容量拓展到数万人以上,增加了更多的主题场景和特效。每天平均近十万“小狗”在“修勾夜店”整活,靠想象力玩出了种种花样。例如当上DJ之后能够切歌、一起喊指定句子,许多人借此号召全员表白、许愿考试通过、庆祝、刷流行梗,进一步带热了直播间气氛。

在修勾夜店走红出圈前后,采用类似模型的互动式蹦迪层出不穷,有顶着卡通人物形象的,也有顶着小熊形象的。“修勾”即为“小狗”谐音,“修勾夜店”的高人气与统一采用的柴犬“Cheems”形象密不可分。这只常常出现在表情包里的知名网红柴犬,经常与“肌肉柴犬”作为对比,前者威猛高大阳光,后者颓废丧气无助,令大量打工人深度共情、自我代入。

Cheems本身在B站即有极高的粉丝基础,《你是小丑吗?Cheems》视频播放量破700万。几十万人顶着几十万只柴犬Cheems的形象蹦迪,增添了场景的魔性观感,不少受众正是为猎奇、情绪狂欢而来,并非为DJ或音乐而来,他们的自发创作,推动网络迷因完成病毒式裂变传播

事实上,修勾夜店老板、用户和夜店受众并不重合,大量常客表示“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蹦过迪”,但却在直播间找到了归属感和快乐。来自电子乐Rave的蹦迪这一亚文化,与Cheems柴犬表情包这一网络亚文化在线上碰撞,由此,在B站完成了一次亚文化的融合、破圈和再嬗变

修勾夜店可被视为互动式轻游戏直播的一种,继传统单向维度输出的娱乐直播日益同质化,用户逐渐审美疲劳后,充满沉浸感、群体参与感的互动式直播,或将成为直播行业的下一站。

这一模式可以追溯到几年前,某程序员在国外直播网站Twitch上直播游戏《精灵宝可梦:红》,通过程序捕捉直播过程中的用户弹幕关键词,从而实现弹幕操作游戏。这场直播的在线人数最高达到了12万人,整个过程累计观看人数3600万,还一度获得了“最多人参与的单人网络游戏”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从《光环》、《绝地逃生》到高难度的魂系游戏,乃至《仙剑奇侠传》、《植物大战僵尸》等游戏,都曾成为互动直播操作的实验对象。

曾获得科技区“年度十大程序员极客奖”的b站up主“林亦LYi”此前便曾尝试过弹幕操作赛车、《赛博朋克2077》以及挑战“万人玩原神”,超过5000人参与。“5000人共用一个账号是什么体验”话题冲上热搜,阅读量近2亿次。

互动式直播能够制造话题,刺激流量飙升。但需要警惕此类玩法是否有刻意引导氪金倾向,可能触及平台红线,直播游戏《召唤悟空》便是因诱导打赏而被抖音封禁。

元宇宙蹦迪能不能蹦出个未来?

云蹦迪并非新生事物,早已有之。将时针拨回到2020年,疫情骤然冲击下,一批Livehouse、夜店因防疫要求不得不关停,选择转型线上打碟自救。

摩登天空率先在B站推出“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的线上音乐节,观看人数破百万,上海夜店TAXX直播打碟,打赏收入72.85万。次日,One Third抖音直播蹦迪5小时,累计在线人数超过121.3万人,打赏收入超200万。

但当时的“线上云蹦迪”浪潮,更像是线下暂停营业后,维系客源、减少损失的被迫无奈之举,互动性相对有限,夜店营收核心的酒水收入为零,同时也无法带来真实的现场蹦迪体验感。

与之相比,当下在虚拟场域中,每个人均拥有虚拟身份、实时交互的虚拟夜店蹦迪,更接近于元宇宙蹦迪的雏形和本质定义。当前一般将元宇宙分为七大层次产业链、四大板块,虚拟夜店属于体验层、内容与应用板块。随着元宇宙成为2021年最热风口,热度持续至今,与元宇宙挂钩的虚拟音乐节、虚拟演唱会、虚拟蹦迪也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事物

2020年4月,美歌手Travis Scott用其虚拟人身份在游戏《堡垒之夜》里举办了一场名为“天文学”的直播演唱会,收获上亿次的观看,本人吸金2000万美元,并带动游戏移动端当月安装量、流水大涨。截至目前,虚拟演出服务商Wave为多位音乐人举办了50余场演出,TME亦宣布与之合作。“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也举办了包括Lil Nas X、Zara Larsson等知名歌手在内的虚拟演唱会。

无论是以A-Soul为代表的虚拟偶像演出,还是真实音乐人在游戏平台的虚拟化落地,都与游戏有着密切关系,因此也十分强调游戏性、娱乐互动性、沉浸式体验。“A妹” 爱莉安娜·格兰德在《堡垒之夜》里举办的演唱会,便是需要经历艰辛冒险,才能到达演出场地。

通过实时动捕,“云蹦迪”“虚拟演出”摆脱了时空身份限制,同时也使得舞台技术局限等得以消弭,表演者得以上天入地,而一群可能原本并非受众的人群,也打破“社恐”,实现了一次集体共情和体验共创。

由于技术局限,同前段时间火热的元宇宙炒房、元宇宙社交游戏一样,当前指令投射动画构成的虚拟夜店们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元宇宙蹦迪更像是一种噱头,不过其中具备的虚拟社交潜力仍然值得关注。不妨将其视为未来数字化生活的小小切口,同真实的夜店一样,虚拟夜店能够带来IP主题合作、特邀DJ、举办活动等诸多商业化想象空间。如“爱说唱的迪伦”曾连麦修勾夜店,现场表演即兴说唱;在1月2日的皇家专场中,老板联动虚拟主播“罗伊_Roi”担任DJ。

虚拟夜店所需要面临的最大挑战依然是新鲜感过后,如何不断带来新的娱乐刺激,维系用户。正如老板在采访中所提到的,未来将会致力于“持续做更多好玩的特效以及互动指定吧,在保持氛围以及整体不变的情况下做内部功能的迭代更新,这样也才能把夜店持续经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