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多部戏剧、电影和舞台剧都跳脱传统,在角色的选择上,大胆选用与人们既定印象不同种族或肤色的演员,这无疑是一种试图打破传统框架的挑战。许多大家耳濡目染的作品被全新的创意取代时,究竟该如何面对这些冲突感?

▲饰演《小美人鱼》的荷莉贝莉(右)。(图/chloe x halle IG)

迪士尼出品的真人版《小美人鱼》采用了非裔美籍歌手荷莉贝莉(Halle Bailey)担任主角,她的外型与普遍认知红发白皮肤的爱丽儿大相径庭,引起很大的讨论和反对声浪,而荷莉对此也公开表示:我觉得像做梦一样也非常感激,因此我并没有很在乎那些负面评价,十分正面的回应网友。

▲《哈利波特:被诅咒的孩子》的演员群。(图/诺玛杜梅温尼IG)

▲饰演妙丽的诺玛杜梅温尼。(图/诺玛杜梅温尼IG)

另一个印象深刻的选角争议还有几年前的舞台剧《哈利波特:被诅咒的孩子》中,主角之一的成年版妙丽由黑人女星诺玛杜梅温尼(Noma Dumezweni)饰演,引来粉丝极大的反弹,因为大家对电影版中艾玛华森(Emma Watson)版本的妙丽记忆太过鲜明,导致完全无法接受。

当时参与部分编剧的《哈利波特》原作者J.K.罗琳为此亲上火线回覆:(妙丽)是褐色眼珠,一头蓬松毛燥的头发,非常聪明。白皮肤则从来就没很明确地被提到啊。明白表示从没说过妙丽的肤色,所以选角不需要有疑虑。艾玛华森也公开赞赏诺玛杜梅温尼演出的妙丽真的很优秀。

近日电影《埃及艳后》公开选角名单,雀屏中选的是知名以色列女星盖儿加朵(Gal Gadot),她将是继1963年的伊莉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后新一代的埃及艳后。

此消息一曝光,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原因之一是曾获得以色列小姐头衔的盖儿加朵,国籍印象感太重,被认为不适任此重要历史人物。再者,人们想起埃及艳后,通常会联想到乌黑的亮丽秀发,配上有中东人特色的肤色与五官,这和盖儿加朵是半点都搭不上边。

其实根据文献资料,有著埃及艳后之名的克丽奥佩特拉七世并没有明确的记载过种族。埃及艳后的时代是古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当时已被希腊-马其顿占领,皇室成员并不是只有埃及人,而马其顿人多半来自希腊、波斯等地,克丽奥佩特拉身为法老托勒密十二世的女儿,确实无法保证是什么种族。

▲即将出演《埃及艳后》的盖儿加朵。(图/盖儿加朵IG)

曾经有人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21天,另有一派人则认为需要18天到8个月不等,但无论时间的长短,人类的惯性就是这么神奇。上述所及的爱丽儿、妙丽和埃及艳后,其实观众难以接受的原因可能多半来自於跟记忆中的不一样,而非真的觉得这些演员有什么问题。

遵循传统固然不是坏事,但若是不再创新,只会停滞不前。或许这些作品的选角不是人人都能满意,但新的火花也可能会呈现出更棒的作品,制造出新的特色,与其一味的反弹,不如先用心观赏再作出评价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