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柯贞年像用一种惊悚片的手法在叙述电影里启聪学校发生的犯罪事件。17岁男主角刘子铨暗夜摸黑想查探走廊另一端的教室里究竟发生什么,月光被密密麻麻满树枝叶穿刺得如一面硕大暗网,撒罩住他。骤然作响的蝉鸣声唧唧急促,没有鬼影,开场已经是一阵阴冷。

▲《无声》充斥著诡异氛围。(图/CATCHPLAY)

《无声》讲的不光只是校园性侵案,还有一股集体霸凌的弱势沉默螺旋,一片教育体制暗嵌官僚利益的盘根错节,以及一群聋人学生所代表著无数被社会忽略的微弱声音,微弱到他们再声嘶力竭也只有喉咙震颤的声音,甚至最后刘子铨好不容易逼急了丹田激出仅有的一句我们不是坏人;这又是故事背后延伸出的另一声巨响,在既是受害者又是加害者的地狱回荡。

曾执导《天黑请闭眼》的柯贞年以此片提名本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不只大胆直入这沉重且复杂的多层议题中剖析有力,尤其要调教刘子铨、陈姸霏、潘亲御以及韩星金玄彬这批年轻演员们,让他们从听人变成仅以手语和眼神表情取代口语表演的聋人,甚至连周边学生群都全部引导在近似的沟通互动频率里,皆是难度。

▲柯贞年入围今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图/资料照)

电影固然不见得比真实社会案件骇人;但这部片显然并非只想呈现单一改编事件,剧情铺叠愈到后段,你愈发现牵扯其中的一大群主要角色们,谁是单纯的受害者?谁真的是全然的加害者?哪些站在受害之姿时却又不得已主动或被动同时也都参与了加害?甚至在无法透彻理解的时候,哪些旁观者其实也都是共犯之一。

镜头拉阔笼罩渺小的他们,又逼近凝视他们噤声的泪,拉了又扯。这是一部你可能在观影结束后暂时发不出声音,但沉重呼吸里会冒出许多思绪的电影。

因为对白大量减少,相形之下,声音反而显得凸出。要呼应聋人配戴助听器的感受,有时候是抽离空气般的安静、有时是混淆方向性的嘈杂、有时如心跳只在耳朵里的轰隆强烈。一场在菜市场撞掉助听器的声音骤然变化是一个明显对比。菜市场和火车站的戏,都是凸显故事里,聋人不愿孤立於听人世界的实例,电影院又一例虽较有设计痕迹,但仍达到教人省思的功能。

▲《无声》自台北电影节放映后,引爆话题。(图/CATCHPLAY)

我喜欢这部配乐。卢律铭在《返校》之后,再次用大量非旋律式的效果音拼接出饱满惊悚,尤其应和聋人们的处境,使用许多人声当做乐器,那些突如其来的嘘声以及口部吸与呼的气音,如切割的人声高音交杂在变奏琴弦,或碰撞敲击之中,更显慌张惶恐。后段哀伤涌泄,钢琴和弦乐一同哀鸣;最后一切彷佛随著收尾戛然而止无声,但又是不安急促的蝉鸣唧唧……

《无声》称得上是近来难得整体表演完成度高之作。刘子铨想要勇敢却又不时闪烁的眼神,一直冲撞依然没被听见的愤慨,从一个转学生的视角,引领观众挖掘秘密,他的诠释毫不生涩。陈姸霏做为关键之角,从天真活泼到撕心裂肺,她的翻搅挣扎总能让人跟著纠结,她的柔软嘻笑到砰然重挫可以转瞬一气呵成,眼泪能有强劲渲染力。

▲刘子铨(左)和金玄彬有多场冲突戏。(图/CATCHPLAY)

▲陈姸霏拍摄时年仅18岁。(图/CATCHPLAY)

韩国制造的金玄彬因为角色故事背景设定,后段展现了没有声音却震耳欲聋的爆炸力;那一幕血色画面,连看惯灵异惊悚恐怖片的我都突然像被刺了一刀。

▲金玄彬天台戏震撼人心。(图/CATCHPLAY)

▲金玄彬凭此片提名金马奖男配角。(图/CATCHPLAY)

饰演学校老师的刘冠廷,角色虽可正常说话,但他花了许多气力投入在手语展现,那不只比画,得在振臂舞指间融入层层情绪,对已是金马男配角的他而言又是新的表演挑战;在跟聋人学生们多场论及伤痛的戏,他有时甚至比当事学生有更浓烈的情绪释放,出现些微的对比。

▲刘冠廷在片中演出跳脱以往戏路。(图/CATCHPLAY)

另外,校长杨贵媚用抑制的理性模糊是非善恶尺度的表演,是强力助燃剂;戏分不多的张本渝、太保和潘亲御都各自立体。

预告一直说他们只是在玩;但那个举起两根手指在左右两侧摇晃的动作,甚至是所有学生同时举起两只手掌一起摇晃的画面,看在不明就理的外人眼中,顿时像极了邪的招唤。

▲金玄彬举起手指左右摇晃的动作,片中出现许多次。(图/CATCHPLAY)

在角落偏室,在校车后方被吊挂校服隔绝坐如针毡的椅,有微光却不得眷顾,只在心将濒死之际才一瞥仙姑笑颜,可是幻影再美也於事无补;信仰与信任,哪个才能实质正义救赎。

▲《无声》灵感来自真实事件。(图/台北电影节)

结尾最后一幕,有别台北电影节放映版本,导演在不影响剧情下决定略微修剪,炮击力更加猛烈。

不是说天黑闭眼,你就以为真的能感受盲人的世界。我觉得《无声》至少能让人们再更近一点看见聋人受苦为难的一面。如果能再牵引更多设身处地的联想,关於更多值得被看顾的人们,哪怕只是更近一点都好。

▲《无声》导演柯贞年(左起)、演员刘子铨、陈姸霏、刘冠廷、杨贵媚、张本渝、潘亲御。(图/台北电影节)

本文为作者评论意见,不代表《姊妹淘》立场。

           本文由《